快捷搜索:  as  test  xxx

南乡子梅花词和杨元素翻译赏析

《南乡子·梅花词和杨元素》作者为宋朝文学家苏轼。其全文如下:

寒雀满疏篱,争抱寒柯看玉蕤。忽见客来花下坐,惊飞,踏散芳英落酒卮。

猛饮又能诗,坐客无毡醉不知。花谢酒阑春到也,离离,一点微酸已着枝。

【媒介】

《南乡子·梅花词和杨元素》此词写于苏轼任杭州通判的第四年即公元1074年(熙宁七年)早春,是作者与时任杭州知州的杨元素相唱和的作品。词中经由过程咏梅、赏梅来记录词人与杨氏共事时代的一段美好生活和两人之间的深挚交情。 此词既不句句粘住梅花上,也未尝有一笔不写梅花,可谓不即不离,妙合无垠。词中未正面描绘梅花的姿态、神韵与风致,而采纳了侧面陪衬的法子来加以体现,显示了词人高超的艺术体现技术。

【注释】

①杨元素:即杨绘,字元素。苏轼为杭州通判时,杨元素是知州。

②柯:树枝。

③蕤:花旺盛的样子。

④酒卮:羽觞。

⑤离离:闹热的样子。

【翻译】

疏疏的竹篱上,满是冬天的麻雀。它们争着飞到梅花树,欣赏白玉一样的梅花。忽见一群吃酒客人,来到梅花树下,麻雀惊飞踏散梅花,梅花落到羽觞里。使君猛饮又能诗,醉后的客人坐雪地,雪水融化也不知。酒已饮尽,花已赏够,春天悄然默默来到人世。请看,离离一丝暖气,已经附着梅花枝。

【鉴赏】

上篇写寒雀喧枝,以热闹的气氛来衬着早梅所显示的姿态、风姿。岁暮风寒,百花尚无消息,只有梅花缀树,葳蕤如玉。冰雪中熬了一冬的寒雀,值此梅花盛开之际,既知大年夜地即将回春,自有无限喜悦之意。开首两句“寒雀满疏篱,争抱寒柯看玉蕤”,活跃地描画了寒雀对付物候变更的敏感。它们翔集梅花周围,瞅准空档,便争相飞上枝头,似乎要细细不雅赏花朵似的。寒梅开花,原是冷寂的,故昔人咏梅,总爱好付与梅花一种孤独冷艳的脾气,此词则不然。

作者先从憧憬春气象息的寒雀写起,由欢蹦乱飞的寒雀引出梅花,有了桃红柳绿的意味,而梅花的脾气也随之显得热乎起来。顾随老师自云从前极喜杨诚斋的绝句:“百千寒雀下空庭,小集梅梢话晚晴。特地作团喧杀我,溘然惊散寂无声。”但读了苏轼此词今后,见地有了变更。他说:“持以与此《南乡子》起头二语比拟,苦水(按顾随自号苦水)不嫌他杨诗无神,却只嫌他杨诗无品。”“‘满’字、‘看’字,颊上三毫,一何其清幽高寒,一何其湛妙圆寂耶?”“一首《南乡子》,高处、妙处,只此起头二语。”(《顾随文集·东坡词说》)顾随深赏极爱起头二语,自是不差,而从“满”、“看”两字悟出“清幽高寒”及“圆寂”之说,似有未谛。“忽见客来花下坐,惊飞。踏散芳英落酒卮”,进一步从寒雀、早梅逗引出赏梅之人,而逗引的妙趣也弗成轻轻放过。客来花下,寒雀自当惊飞,此原无足怪,妙雀亦多情,迷花恋枝,不忍离别,竟至客来花下,尚未觉察,直至客人坐定酌酒,方始觉之,而惊飞之际,才掉慎踏散芳英,则雀之爱花、迷花、惜花已尽此三句之中,故花之美艳绝伦及客之为花所陶醉俱不待繁言而明。再说,散落之芳英,中庸之道,恰好落在羽觞之中,由此赏梅之人平添无穷雅兴,是则雀亦颇可人意。可见雀之于梅,此词中实有相得益彰之妙。

下篇写高人雅士梅园举行的文酒之宴,借以衬托出梅花的风骚高格。“猛饮又能诗”的主语是风骚太守杨元素及其来宾僚佐。杨元素才调非凡,门下自无俗客。诗、酒二事,个中人原是各人来得,不过此次有梅花助兴,饮兴、诗情便不合于往常。“猛饮”即开怀畅饮。鄙谚所谓“酒逢亲信千杯少”,高人雅士喜以梅花为亲信,“猛饮”固当,“能诗”极易误会是能够写诗。着实,“能”字与“痛”字对举成文,乃逞能之意。“能诗”又不限于其字面意义为善于写诗,这里暗用刘禹锡寄白居易诗句“姑苏刺史例能诗”(时白任姑苏刺史),以称美杨元素的文采风骚。

作者又有《诉衷情·送述古迓元素》词云:“钱塘风景古今奇,太守例能诗”,也是此意。“坐客无毡醉不知”,又用杜甫赠郑虔诗“才名四十年,坐客寒无毡”语。“醉不知”的主语是宴会的主人杨元素。坐客无毡则寒,此时饮兴正酣,故不复知。此句意不写坐客之寒,而是写主人之醉。主人既醉,则来宾之醉亦可见。不雅主客的高情逸致,梅花的高格也不难想知了。“花谢酒阑春到也”,非指一次宴集光阴如许之长,而是指自梅花开后,此等聚会,殆无虚日。歇拍二韵,“离离,一点微酸已着枝”,从新归结到梅,但寒柯玉蕤,已为满枝饲料网青梅所取代。咏梅花而兼及梅子,又不直说梅子而说“一点微酸”,诉之味觉形象,更为清新可人。下片从高人雅士为之留连忘返、逸兴遄飞,托写出梅的姿态、神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